<木瓜詩>

——投我以木瓜,報之以瓊琚.

 

像松針穿過月光的織物

聽見纖維讓開了道路

從小小的孔隙

折下小小一片你的笑

整個黃昏就打翻了牛奶一樣的

光滑起來

 

夏天是你的季節呢

山脈似的背鰭展開了我知道

有鼓脹的果實在行軍

 

我呢焦躁難安地徘徊此岸

拉扯相思樹遮掩赤裸的思維

感覺身體裡充滿鱗片

波浪向我移植骨髓

風剌剌地來了

線條洶湧,山也有海的基因

 

木瓜已經向你擲去了

 

此刻我神情鮮豔

一萬條微血管都酗了酒

等待你游牧著緘默而孤獨的螢火

向這裡徐徐而來

 

 

<我們的花樣年華>

——給電影,以及昨夜和我小聲說話的人

 

夜半有人穿過鐘擺的森林

遞給我意象,遞給我愛

彷彿我就從此貧困

沒有其他去處

 

河流風化,懸崖凋謝

只有一望無盡的大路通過胸口

指紋被磨平

沙灘太長總是記不住數過的腳印

黯然望向彼此

我們比城市早一步老去了

所有的文字都冒出冷汗

 

你害怕的是什麼

是雪線南移,夢的火種皆告摧折

美的腐朽?

海洋一千年翻身幾次

我古典的尾鰭啊

能不能橫越陌生的黑峽?

 

翻開舊日的稿件

薄霜如落葉

擲地不化

不是我們寫不出詩

是詩一再地,超越了眼睛

所能仰望的高度

 

「真的。寂寞到近於無恥……」

你小聲地說

整個畫面卻都是

眼淚的回聲

 

 

<思想史課>

風扇以樸素的旋轉

試圖搖撼夏季

即使汗滴以無比華麗之姿態

替密密麻麻的熱

下註腳

 

灰塵和鳥聲一起落下

反覆包裝的知識

同一個核心裡融化又凝固

親了親郭象的額頭

用硃砂圈點他潔白衣帶

「主體的隱遁……」我囁嚅地說

蝴蝶墜落,神人折斷翅膀

“世界顯然沒有對話的必要”

 

我彷彿看見他

就站在一大片空曠之中

沒有樹葉,也沒有眼淚

 

然後再度陷入半昏迷

金色城池般的魏晉啊

也慢慢溽濕起來

坍倒在我們扭曲的聽覺內

 

風扇還是沉默俯視

歷史蜷縮著腳

在時間的陰影中乘涼去

 

 

<花園>

再次我們漫步於

時間和歌聲拉踞的迴廊

盆栽們都靜止了

夏天從欄杆擴散出去

蒙塵的葉片,不曾改變它的呼吸

 

我的心裡存在著

一些被修剪過的枝椏

 

園丁老去了

生鏽的剪刀還帶著草腥

花朵卻如亢奮的紅血球不斷增殖

向世界展示某種

爛熟且等待被慾望的體質

 

而我們拖曳著影子

繞行於花園沒有界限的石板路

試圖回憶更年輕時候

支持著激昂論辯的

隱約的愛

泰山高中國文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