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寫信來,問可否見上一面。上一次見,我們都還沒成年。

 

  他很成功,成功到無須向我炫耀,他拿了美國名校的 PhD,開賓士,住很貴的房子。我們隨意撿了一間連鎖店,喝著不苦不酸也不香的標準咖啡。天氣悶到惹人心慌,他掌心冒汗,一度跌了杯子,費了許多口舌稱讚我,令我在虛榮間對自己起了懷疑。他的英文說得比中文好,我猜想他的成就難免,帶有世襲的成分。

 

  整場會面充滿禮貌,像一齣失敗的相親,沒有一句話是從心底來的,於是都抵達不了對方的心。直到他也覺得煩膩起身告別,才猶豫地問我一句:你認識 XXX嗎?我搖頭。「他是我姊,上個月跳樓死了。」我的心燒起來,原來他是帶著真心來的。

  我讀了妳的書,他說,覺得妳也許會懂。

 

 

  終於我們在告別的時刻重新開始,開始說第一句話。

泰山高中國文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