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乾杯!」拓拔斯忘情的敬酒

 「別喝了,拓拔斯!再喝下去會醉的。」我勸他。

 

「沒事,沒事。」他自故自地說,仍然一杯接一杯地喝。

天色漸暗,地震後山路更是崎嶇難行,真該走了。

 

「我得下山了,千萬別讓她再喝下去。」臨走我叮嚀匹瑪。

 

「沒事,沒事,乾杯!」拓拔斯仍然一杯接一杯地喝。

 

 

 

 

兩天後匹瑪打電話來說拓拔斯死了。

 

「酒後喝農藥自殺的。」

 

「他不是說沒事的嗎?」我喃喃自語。

 

「地震後我們都失業了,他是說沒事可做了吧。」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2001.6.27聯合報副刊最短篇

泰山高中國文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