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中小白豬失蹤之後,媽一直很氣惱。

 

  當初媽決定買這條白豬來貼補家用,爸嘮叨半天,說了一大堆。媽氣不過了,咬牙用存了很久的私房錢買下。沒想到養了幾天,因為一時疏忽,忘了關豬柵,居然給牠逃跑了,媽為此自怨自艾難過了好幾天。媽的心情不好,家中靜下來,我和爸講話都得小聲小氣的。

 

  一個多禮拜後的一天,我在客廳,媽在廚房忙。

  突然,碰的一聲,爸撞開門衝進來。

 

  「看!這是什麼!」爸兩手舉得高高的。

 

  媽雙手在圍裙上擦拭著,皺眉從廚房走出來。

 

  「小白豬!」我和媽同時大叫出聲。

 

  爸把牠送到媽面前,邀功似的:「我在湖邊找到牠的時候,脖子上還套根繩子,可能是鄰近小孩抓到了養著玩,玩膩了才放牠回來的。」

 

  接過小豬,媽一遍又一遍地撫摸著牠滿是泥巴的頭,竟流下淚來。

 

  爸走過去,一反平日粗聲粗氣,溫柔地輕攬她肩頭:「找回來就好了,有什麼好哭的呢!」

 

  媽臉有些紅,輕躲開爸的手,擦擦眼淚,掩飾地說:「我看看飯好了沒有。」

 

  客廳裡只剩下我和爸,他把頭舒服地靠著椅背。

  「爸,可惜這隻嫌小了點兒。」

 

  爸猛地從椅子上駭地跳了下來,難以置信地瞪著我。

 

  我笑笑:「昨天我看到你去找古叔公的。」

 

  「好傢伙!」爸一邊笑一邊摸口袋想找菸,又頹然放下,搖搖頭:「我從你媽『配給』我的菸錢裡東扣西扣好不容易才省下來的『私房錢』。這下倒好,得戒菸了。」

   我走到廚房,媽在炒菜。

 

  「好大的油煙。」她撩起衣襟,擦拭一下眼睛。

 

  「你爸和你說些什麼?」

 

  「沒有。」

   「真的沒有?」

 

  我心虛地垂下頭:「什麼也沒有。」

 

  「大概是說這隻豬怎麼弄來的吧!」媽說:「他也真傻,豬是我養的,怎麼會認不出來呢?」她彎腰摸摸小豬的頭,嘴角含著淡淡的笑意,神采煥發,彷彿年輕了許多:「倒是我和你爸生活了四十年,居然不知道他有這麼好的演戲天才。」

 

  離開廚房,背後媽的聲音傳來:「告訴你爸,衣櫥裡有我以前替他存的兩條長壽。」

  門外,爸躺在搖椅上,面對著滿天雲彩的黃昏。

泰山高中國文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