極短篇/打消逼婚 【聯合報╱廖玉蕙】 2011.06.22 03:03 am

  委婉地用「周末租孫子來排遣寂寞」向兒子逼婚的他,看多了老友孫女可愛乖巧的模樣,想抱孫子的慾望持續發酵,日日輾轉反側,幾乎難以遏抑。

  一日,另一老友帶著孫子來訪。一進門,他的眼睛又是一亮,小男孩約莫四歲左右,梳著小西裝頭,賊溜溜的眼珠子咕嚕咕嚕地轉,生就一副討人喜歡的模樣。他喜孜孜地取出甜點,百般籠絡,沒料到小子不領情。他渾身是勁兒,半刻不得閒,滿場飛舞,一會兒翻觔斗;一會兒在沙發上跳上跳下,一會兒示意大家別說話,開始使出渾身解數,又唱又跳,表演流行曲〈Sorry sorry〉、〈Nobody〉,完全不顧原著節拍,滿地打滾;而兩位老人家分坐長沙發的兩頭,一邊和我們敘舊,一邊還得用一隻手護著活力四射的孫子,免得他從彈性良好的沙發上將自己射出。

  大人忙著說話,男孩忙著招惹大人眼光,場面變得兵荒馬亂。老友的夫人,剛進門時,是淑雅女士,才不到十分鐘,已然被孫子不停丟過來的椅墊砸成披頭散髮;老友也同樣災情慘重,喝止的聲音,始則溫柔,繼則語帶威嚇,終於「高亢分岔」!夫妻倆渾身冒汗,落荒而逃。

  客人走後,他疲累地歪坐,頭昏眼花,決定重新評量逼婚的正確性。

 

極短篇/渴念 【聯合報╱廖玉蕙】 2011.07.01 03:02 am

  回鄉下,漫步小路上。路旁,纍纍的荔枝和檨仔在在強烈挑起人類的劣根性,可惜隨行的家裡那位監察官鷹眼閃爍之不足,還一路碎念公民與道德,期待娶到的是位堂堂正正的妻子,即使是分明沒有主子而孤獨佇立河邊的荔枝,他也婉言督責太太:要做個有品德的人。所以,太太只能做出符合品德的事,譬如假裝拍照趨近,偷偷用手摩挲,乾過癮。沒料到一位檨仔樹的主人老婆婆,非常通情達理(一定是看出女人那即將從口中懸滴出來的口水),慫恿摘上幾顆。

  「歹勢!只能用鹽醃再加糖做成檨仔青,還不能生吃。」老婆婆不好意思的說,還提醒摘的時候不要被檨仔的乳汁噴到身上的衣服,非常難清洗。太太想假裝客套,可是止不住前奔的腳步,「那就摘一顆吧!」她邊跑邊說,話聲未了,檨仔已然落到掌中。哇!肥碩得讓人驚豔,太太的雙手止不住發抖起來!

  老婆婆再度大方勸說:「多摘幾顆吧!」五十公尺外正拿筆畫著風景的那位監察官,眼睛陡亮。識相的太太於是放聲喊:「先生!你也來摘一個吧!」那位高風亮節的男子瞬間不顧形象地拔腿狂奔起來,像風一樣。於是,幾顆檨仔,就此全離了枝。他們向老太太鞠躬再三,轉身回家時,監察官還不忘殷殷交代:「就要這樣徵求同意,知道嗎?」 彷彿太太只是三歲孩童。

泰山高中國文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