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有真心對待、不以諂笑柔色應酬,人間才有華彩;寫作也是這樣,唯有著誠去偽,不以溢言曼辭入章句,文章才有真精神。(廖玉蕙《不信溫柔喚不回》)

  無處不生活無處不寫作的母親─廖玉蕙。對生活百態細膩觀察,擅長將各色人物描繪為個性鮮活的角色,描寫人生世相,詮釋人間風景,於家庭、學校、鄰里親戚、大大小小平凡事件中,探求真情真相,親切、流利、幽默、慧黠。 

  敏慧多情,又擅於寫情。只說她筆底匯聚許多人的前塵舊夢,而不察她那戲臺何以釀了金般璀璨,是不夠的。只說她有細膩的攝像能力,聲色逼真,而不明其內藏的情性底蘊,更是不足。她以憨、癡對抗人世的假面浮淺,不惜將尷尬的幕後景像搬到臺前,讓人看翩翩彩翼起舞的歡愉,也看蝴蝶倉皇換裝之際的痛。越是識得人生滋味者,越能體會廖玉蕙以人生情淚換取千萬讀者一粲的用心。本段取自陳義芝之評論文字)

  廖玉蕙認為:「人生行道上處處俱是驚詫與歡喜,大時代裡,即使是小人物也有屬於他自己、卻又返照他人的說不完的故事。」她對人生、世事充滿興味,因而,在創作的時候,總是以文學的筆觸,勾劃出人世間親子、夫妻、朋友、師生種種不滅的情緣。她的每一篇作品都記載著生活中的快樂與辛酸、愛恨與怨嗔,透過獨到的詮釋,她把市井小民的心聲與心境,在字裡行間表露無遺。由於中文系的訓練,她的文字生動明快,憨直率真,散文結構嚴謹細密,層次分明。在文字傷感、色彩濃鬰、筆調沉重等特質交織的台灣散文風潮中,廖玉蕙歡喜自在的文風獨樹一幟。她重要的散文作品有《閒情》《今生緣會》《像我這樣的老師》等。

泰山高中國文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