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腦普及後,用紙本寫信的人越來越少了,伊媚兒在空中飛來飛去,快如閃電,一指按下,遠在千里之外的消息便應聲傳遞,無論限時專送、航運或宅急便都快不過它。習慣了用伊媚兒通信,傳統的紙本就很難再獲青睞,郵寄,對現代人而言太慢、太麻煩了!

沒錯!用筆寫在紙上,裝入信封裡,貼上郵票,再徒步去郵筒投遞,程序太繁複、速度太緩慢!近年來,除了特立獨行的「老」朋友偶爾捎來紙本信件外,手寫本幾乎已成絕響。我猜測,不久的將來,紙本信件將因過分稀罕,而被國家圖書館鄭重收藏,成為日後的善本。

伊媚兒兼具電話與信件的雙重功效,一來一往,幾乎可以同步,像跟對方打電話似的。它的好處固如上述,然而,壞處也伴隨而來。因為它簡便、快速,缺少落筆為文的再三斟酌,所以,常常一不小心就露出粗疏的面貌。

自從多年前加入網路族後,我收過許多讓人氣悶的伊媚兒。譬如,前些天我就從學校的電子信箱收到一封沒頭沒腦的伊媚兒,吊兒郎當似的寫著:「最近有演講活動嗎?想去看看。」既無稱呼,也沒留下發信人的姓名。我只道是哪位自認跟我有默契的舊識,請教他,原來只是個讀者:「發現老師在這個學校任職,看到 email就寄了。」收到這樣莫名其妙的信,氣到幾天都不想講話。那種輕佻的口氣,讓你覺得自己像隻負責娛樂觀眾的猴子,而他正閒閒地把手插在口袋裡,就等著你變出把戲。

這樣的信還不計其數!一般的讀者也就算了,連學校的老師來邀請演講,邀約信之漫不經心,也常讓人覺得不可思議。我曾經幾次收到邀約演講的伊媚兒,看完之後,心情大壞。譬如沒頭沒腦劈頭就寫:「經過學校老師票選,您很榮幸地獲得大多數的青睞,因此,我們決定請您到我們學校來給老師演講,請告訴我們您可以講什麼題目?」

「我們系裡的學生希望能請你來演講,有如下三個時段讓你選擇,請儘速勾選好時間,以便我們製作海報。」

沒有前言,沒有後語,省略了一般看似無謂的禮數,談的是「學校老師的票選」,寫的是「學生的希望」,可是從頭到尾就沒有徵詢演講者的意願,彷彿能得到票選 或符合學生期望,就該引為莫大的榮耀而拔足狂奔過去。有些文化中心的邀約信,我懷疑主事者根本不知道邀請的人「是熊抑是虎」!專業是什麼?看來也不大在乎 聽眾將聽到什麼內容。在邀請信裡含糊其詞,只在去信詢問講座的相關議題時,輕描淡寫:「悉聽尊便!不過,最好能提供三至五個題目以供我挑選。」

看到這樣輕率的信,三字經差點沒脫口而出!

學校及掌管文化事物的單位猶且如此,學生就更不用說了。

一回,收到一封沒有內容的伊媚兒,只在主旨上寫著:「請幫我看看!給個意見。」

我打開附加的檔案,赫然發現是一篇長達兩萬字的現代文學評論的文章。我上上下下尋索,就是沒找到發信人的姓名,而從郵址的比對看來,是來自完全陌生的寄信 人。我想了半天,怎麼也想不出我有什麼義務必須幫他看看,何況,還得給個意見!難道是我正教著的或曾經教過的學生?看來又不像,於是,我追去一信求證,他才說:「我是某某學校的研究生,聽說老師對這個題目有過研究,請你在一個星期內給我一些意見,我要投稿某某學術期刊。」喝!還限令得在他規定的時程內完工!看完這信,對現今學生毫無斟酌的無理要求,真感到啼笑皆非。同樣的狀況,最常發生在文學性的演講過後,常有喜愛文學創作的學生或社會人士寄來長篇累牘的小說或散文,動輒數萬字,有的希望我能幫忙修改或指正,有的以為我神通廣大,要求我幫忙將她的作品推薦給出版社出版。可是,伊媚兒裡,連情商字眼也無,頤指氣使的語氣,彷彿理該如此,讓人看了,心理真的很不平衡。

 類似情況的一再發生,我以為正是網路無遠弗屆且太過方便的後遺症。因為從學校計算機中心就可以輕易的搜尋到教授的電子信箱,所以,陌生人很輕易就可以侵入你的生活裡;因為很多人養成在網路上和陌生人東拉西扯的習慣,使得伊媚兒的使用氾濫成災;因為網路上好像常有用伊媚兒求援成功的案例(其實,也不知是真的成功抑或虛擬),讓人錯覺這是有效的管道;因為伊媚兒可以隱藏身分,縱或被拒絕,也可迴避面對面的難堪;因為學校只考傳統書信僵化的格式,根本不教學生寫 伊媚兒的禮貌,所以,學生不知沒有抬頭、沒有署名的電子郵件是不禮貌的;因為自然注音法的自動挑選字詞,導致錯字常在不提防間蹦出;因為打字太快,使得網 路語言顯得太過輕率,甚至因此失去親疏的斟酌而淪為輕浮……因為這種種緣故,伊媚兒的傳遞遂衍生許多讓人難堪的問題。

 我不禁開始懷念起一封由郵差手上接過的貼了郵票的書信。墨色勻稱、有稱謂、有署名、有寒暄、有完整內容、有真誠情感,而且有起碼禮節的一封沒有錯別字的書信。

泰山高中國文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