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0下文學月名家講座 --載歌載舞話京劇【3/9(五)】

講師介紹:唐文華

       (國光劇團當家老生演員,曾獲評一等演員)

 

人物檔案

1.1961年出生,原名唐慶華,畢業自復興劇校(後來改制為台灣戲曲學院),曾任海光陸光復興等京劇團演員,現為國光劇團當家老生,師承台灣四大鬚生之首的胡少安

2.曾獲國軍文藝金像獎最佳生角獎、文藝獎章、SGI文化賞、全球中華藝術文化薪傳獎等。

3.代表作品:老戲《珠簾寨》、《一捧雪》、《瓊林宴》、《四進士》、《趙氏孤兒》等;新編戲:《閻羅夢》、《胡雪巖》、《金鎖記》、《未央天》、《快雪時晴》等。

 

專文介紹

<年少也許輕狂 藝海一生相伴── 唐文華憶青春《國光藝訊77期,2011

文/黃琦(國立中央大學中文系博士班) 

1961年,梅蘭芳郝壽臣相繼逝世,唐文華出生,名伶殞落又再現,會不會是一種巧合?梨園的血脈,就這樣一代代的綿延留傳。

打小天天隔著竹籬笆瞅著劇校生翻筋斗的唐文華,自幼就展現對京劇無比的興趣。家住大鵬劇隊附近,父親是個愛看戲的空軍部隊職員,幼時陪著爸爸上班,常進戲院看三軍劇團演出,在國軍文藝活動中心後台,趁著演員排練完後化妝的空檔,拿起刀槍把子,享受舞台表演的樂趣。大人看小孩玩得起勁,興許是個學戲的料子。就這樣,十歲那年,唐文華考上復興劇校第七期,是為「文」字科學生,四十年來不曾離開京劇舞台。

 

林復琦慧眼獨具 唐文華嶄露頭角

初進校,同學五十人,第二年之後才分行當,而時任國劇科主任的林琦先生(林復琦,復興劇校第一科武二花),見唐文華練功表現不俗,排除眾議,一年後,破例讓他早功時段加入王質彬老師的武生課,同堂的是吳興國「興」字科以降的大師哥們。年幼的唐文華紮起大靠、穿厚底、打把子,和師哥一起練功,林琦親自教導。那時起,唐文華就知道這是一條漫長又艱辛的道路。師兄們學戲沒少受罪,唐在一旁撕腿(腿靠著牆劈開成「一」字),一邊看著學長跪在花圃邊的石子路上,拿著石頭做啃食狀,老師正在教《安天會》偷桃。耗了大半天過去,唐文華撕完腿,起身踢腿,師哥對他的嚴格訓練,是拿著藤條順著他的腿邊走,要踢快才躲得過,踢慢了就得吃板子。電影《霸王別姬》的科班情景,一點不假,功夫就在這每日反覆中累積。

小學時唐文華第一次登台,卻沒露臉。在《鬧天宮》扮演二郎神的嘯天犬,穿著卡通般的狗絨毛衣,在台上學狗爬,咬了一口孫悟空就下了,那可是全班第一個參加學校公演的。這還有段小插曲,唐文華的優異是所有老師有目共睹的,連小花臉組的唐復雄老師都想藉「本家」優勢極力爭取,要小時候看起來不帥的唐文華學丑行,而林琦堅持要讓唐文華走大武生的路子,開蒙學的是《兩將軍》。

練功勤奮,難免有意外。唐文華韌帶受傷期間,腿功暫歇,到老生組從周亮節先生學文戲,正式分行當後,就朝向文武老生之路。男孩學戲免不了變聲期的關卡,是學習過程中的最低潮,幸虧老師們很有耐心地指導他,天天用胡琴低調門吊嗓,逐漸吊回了嗓子,也唱出了韻味,越來越能掌握台上的聲音和戲情戲理。「龍套上下手、神仙老虎狗。」唐文華一路從小兵小卒到配角主角,科班人多,唱主戲大不易,專業教育培養的就是演員基礎,一齣戲中,頭路活兒要學,二路角色也要會,所有歸老生演的大小人物,在學校老師幾乎都教了。在校期間,唐文華陸續演出《烏盆記》、《上天臺》等老生戲,高中畢業公演是人生的第一個轉捩點。

 

潛心學藝 終成大器

高中畢業公演的時候,林琦主任再度創下一個先例,請來趙復芬、王海波陪著唐文華唱《全部龍鳳閣》,這是一齣生、旦、淨戲份相當,三人輪唱必須嚴絲合縫,各顯本事的經典老戲。當時趙、王二人已是京劇界的「A咖」,唐文華初出茅廬便和兩位名角同台較勁,表現亮眼,毫不遜色,一砲打響唐文華的演藝生涯,各界開始關注這位剛出科的老生新秀。

畢業後到海軍服兵役,唐被調至海光國劇隊,在淡水海邊,仍每天練功不輟,一齣《擊鼓罵曹》的鼓套子,一天三功練從不間斷。先用各種材質的棒子代替鼓鍵子訓練手勁,從木頭筷子、鐵筷子、鉛筷子到堂鼓槌;從敲軟墊子、海邊漂流木、石頭、草皮,不同輕重的鼓棒、不同硬度的平面替代物,最後穩了,才能上練功房打大鼓,還必須蒙上皮革封住鼓面,以防吵到別人,也不怕把鼓敲壞。鼓練完後,練身上、吊嗓子,日復一日的努力,等待挑樑的機會。皇天不負苦心人,唐文華對京劇的執著,終於被老先生肯定,那時劇團演出量大,白天決定演什麼,晚上馬上能演,口袋裡能貼在「戲折子」的劇目,都得滾瓜爛熟,戲來不及排,也要有現說現學現演的本事,每次登台,都有前輩照看著,長期和老師們同台,漸漸奠定唐文華的舞台實力。

 

恩師相待如親子──胡少安傾囊相授

天天練功演戲的過程,激起唐文華精進技藝的動力。他觀摩各個老生演員的表演,琢磨台灣四大鬚生(胡少安、周正榮、哈元章、李金棠)每人的特色,鑽研老生各家各派,每場名角演出都進劇院「摟葉子」(行話:指演員同行在台底下觀察台上藝人演出,趁機偷學)。其中他對胡少安的藝術最為憧憬,認為風格上自己能夠勝任,功課做足後,決定帶藝投師。過去,藝人收徒很小心,依照學生條件是否能把握教好他,再旁敲側擊人品與戲德,是來學藝還是求名,剩下的就是緣份與機運了。唐文華每次到胡少安家叩門,胡都以有事為託詞不見,吃了三次閉門羹,鍥而不捨的他,第四次終於獲得胡老師首肯接見,拿了一捲自己的錄音帶,要聽了一周後,回來驗收。在此之前,唐文華對胡少安的藝術早已有研究,胡少安對唐文華的各種表現也看在眼裡,果然一測便通過胡的考驗。

此後,胡少安把唐文華帶在身旁,慢慢地一點一滴給唐說戲,製作中視《國劇大展》,到戲校授課,創造演出機會,每一檔戲推出,劇目都經過仔細推敲、精心安排,並請同輩人多加照顧,邊學邊演的過程,的技藝突飛猛進,知名度站穩梨園界,挑班之勢自此形成。胡少安對唐文華要求嚴格,圈內人有目共睹,戲唱好,大大獎勵,唱不好,胡生悶氣,只好撒嬌求饒。

唐文華教戲認真、一絲不苟,延自胡少安的身教、言教。學藝期間,師徒幾乎形影不離,胡對唐要求嚴格,圈內人有目共睹,卻不曾行拜師禮,教戲也不收分文,兩人關係勝過親生父子。唐文華笑著說,這麼多年,觀眾老看他也許有點膩了,培養接班人迫在眉睫,況且如今的京劇圈人才倍缺,戲台上紅花綠葉一樣重要,講究的是「一顆菜」(意指演員陣容整齊),各行當人才齊備,玩藝兒夠好,京劇的價值一旦顯現,不怕沒人喜歡。今日若有年輕人學戲能像當年的他一樣,心無旁騖的追求藝術道路,別擔心環境不利出不了頭,要沉住氣,而唐文華也必將一身精髓全副交出,傳遞胡老師的風範。

 

相知相守十數年──王耀星眼中的唐文華

國光成立之初,唐文華對王耀星就有好感,原本南轅北轍的兩人,朝夕相處,互相了解後,發現許多的相似之處。在耀星眼中,唐哥是個簡單、直接的人,個性天真像個小孩,沒什麼心眼,也因此興起她照顧唐哥的心,那些流言蜚語和她的實際接觸,是有差距的。兩人結縭十二年,最讓耀星感動的是唐哥對長輩孝順至極。耀星的父親長年臥病,每逢回屏東老家,唐哥總是帶著丈人開車出去兜風,還親手為岳父打理大小便,全身盥洗,陪老人家聊天,逗他們開心,哪像在台上叱吒風雲的人物。唐哥愛屋及烏,從兩人當初交往至今不曾改變,對家人的無微不至的照顧,連小姪子都說讚。

唐文華談笑風生的回想童年往事,說自己是個異類,只要想做什麼就會全力以赴,非達目標不可,就這樣自學了吉他、高爾夫、撞球、保齡球,溜冰無師自通,還把京劇身段應用其中,旁邊的教練差點吸收他為國手。王耀星認為:唐文華在專業和愛好上都是相當專注的人,一旦喜歡,就會花功夫苦心鑽研,學習力強、觀察細微,善與自己的特質做結合,然後秀出的就是唐氏風格。每次演出,唐哥壓力都很大,這回五十專場更是如此,但他不願造成別人緊張,人前總是處之泰然,就像整個場面有他「Hold住」,孤軍奮戰的面對一切。夢中唸的都是戲詞、鑼鼓經,睡覺也沉浸在戲裡。所以唐哥如果做壞事,到了晚上就不打自招了。

名利對唐文華來說是過往雲煙,最重要的是做好自己梨園人的本分,未來,唐文華將繼續帶給觀眾好作品之外,重心也放在培養梨園苗子。五十,才是人生另一個階段的開始。

 

泰山高中國文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